广州吹风机价格联盟

杨绛:人的可贵在于人本身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赛轮金宇,陪读好书
























  差点忍不住要发火的李棠倒是找到了一个好借口,一脸惊慌的站起身来,拿起餐巾纸的同时扶住张小马,嘴里还不停说道:“都怪我不小心,快跟我去洗手间,我帮你弄干。”

  “不用了!就让他湿着吧!”张小马大手一挥,大义凌然。开玩笑,要去了洗手间,自己还能活?

  可李棠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又哪里能放弃,离开座位假意帮张小马去擦,其实一下扣住了“人质”,在张小马脸色忽然铁青之际,她笑着对老爷子说道:“你们先吃,我去帮他弄一下。”

  张小马疼的直冒冷汗,怕自己一张嘴就要骂娘,根本就毫无办法,就这么被李棠擒住关键部位,生生拽进了卫生间。

  “砰”的一声关上门,李棠松开手的同时,一把抓住张小马的头发,压低声音道:“你什么意思,故意找茬是吧?”

  “就是故意的,怎么着?”张小马又疼又气,说完这话,也伸出双手抓住了李棠的头发。

  “你给我松开!”

  “你先松!”

  “你松不松!”

  “不松!”

  李棠气的浑身发抖,哪知道张小马居然敢这么对自己,从前不是百依百顺的吗?难道开始所谓的新生活,就真的不在乎什么妻子了?

  这么想着,李棠哪还顾得上什么市长的身份,想起当年学过的防狼术,二话不说抬起膝盖,狠狠的一撞!

  宇宙爆炸了,大地裂开了,晴空响起闪电,鸡蛋摊成灌饼。

  张小马“嗷”一嗓子跪在了地上,捂着裤裆脸色发青,干张着嘴巴只能哼哼,除此之外一点声音也发布出来。

  反观李棠,也是一副蓬头散发摸样,却显然胜利者姿态,抬起脚搭在张小马的肩膀上,居高临下的冷笑一声,稍微一用力,张小马就虾米一样抱成团,滚在地上哼哼。

  “原来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在家宴上整我。”李棠说着这话,俯下身来,再一次抓住张小马的头发,晃了晃后冷笑道:“现在看看是谁让谁好看。”

  “你妹!”张小马一声怒吼,抓住李棠的手腕使劲一拉。

  只听李棠一声惊呼,立即滚到了张小马的怀里。

  他二话不说,翻身坐在李棠的肚子上,让李棠一愣,然后发疯一样挣扎。

  她可是堂堂市长,全市男人的梦中情人,今天跟这家伙打架就已经够丢人了,现在居然还被骑在身上,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更关键是她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跟男人之间有这样的亲密的动作,但却是和张小马,而且还是在卫生间!

  这让李棠几乎要发疯。

  而张小马还是第一次看到李棠这么失态,当然也是头一次有种掌控了李棠的感觉,毕竟他现在可坐在李棠的身上,而且还是骑着!

  所以此刻的他笑的得意,迅速的抓住那一双乱打的手,然后得寸进尺的低下头,要亲李棠的嘴。

  这让李棠吓坏了,赶紧把脸转过去,与此同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下半身挣脱出来,膝盖猛地一抬。

  宇宙再次爆炸了,大地再次裂开了,晴空再次响起闪电,鸡蛋再次摊成灌饼。

  张小马张着嘴发不出声音的倒下,却正好趴在李棠的身上,真的好软啊……

  “给我滚!!!”


###第十一章 老爷子的暴脾气

  另外一边,没有了张小马活跃气氛,也没有了李棠作为讨论的话题,老爷子的眼睛闭上就再也不愿意睁开。这么一来无论是李棠她小叔,还是李棠她小姑,都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眼看着气氛变冷,心思细腻的李棠他婶婶,这时候看了眼卫生间,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小声嘀咕了一句:“这都十分钟了,两口子在里面干什么,不会是在里面吵嘴了吧?”

  “有可能!”李棠他小姑一听这话立即来了精神,信誓旦旦的说道:“刚看她们两个的样子我就觉得不对劲,就算刚刚结婚也没有这么恩爱的,搞不好其实早就有了矛盾。”

  “要不,我去看看?”李棠他婶婶小声请示。

  李棠他姑姑看了眼老爷子,见老爷子似乎真的已经睡着,于是点了点头:“那你看看去。”

  结果李棠她婶婶刚一起身,那边卫生间的门就打开了。

  李棠和张小马一前一后的走出来。

  李棠脸上的红油嘴唇印已经没了,头发和衣服也一丝不苟,脸上的表情也比刚才多了些笑容。倒是走在后面的张小马,走路的姿势有一些不太自然。

  “你们俩在里面干吗呢?”李棠她小姑瞥了眼张小马的裤裆。

  李棠坐下来没有说话,拿起筷子给她那个小侄子夹菜,张小马倒是笑呵呵的回答道:“没什么事,就是找了半天没找到吹风机,擦了半天又擦不干净。”

  李棠她小姑看了看李棠,又看了看张小马,忽然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笑呵呵道:“小两口闹矛盾很正常,跟自己家人面前没什么好藏着的,说出来让大家参谋参谋,也好出出主意啊。”

  “小姑哪里话,我们俩好着呢。”张小马这次只说话,没加动作。

  李棠也不看她,反而逗弄起了小朋友。

  李棠她姑姑一看李棠这样的反应,心里有些不满,其实她一直都不满李棠对她爱答不理的样子,所以阴阳怪气的自顾说道:“不会是因为李棠在外打拼,小马在家不怎么出去上班吧?”

  张小马听到这明显挑衅的话,仍然笑着回答说:“没有的事,小姑误会了。”

  可这在李棠她姑姑看来却是心虚,理所当然立即抓住机会,笑呵呵朝李棠正面开炮:“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又不是每个男人都得有自己的事业,小马虽说不能赚钱,却也照顾着家的嘛,这不是你们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事情吗?”

  见李棠皱了皱眉头,张小马有点看不过去了,说了声:“小姑,我已经有工作了。”

  李棠她婶婶原本旁观,听到这话稍微一愣,然后立即追问道:“什么工作?那里的工作?”

  “在设计公司。”

  “设计公司?”李棠她小姑一脸可惜:“在那种地方能混出多大的前程?男人就应该出去创业,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最次也应该在政府机关工作,混日子也能混的稳定些吧?”

  “那小姑您到底是想让我丈夫顾家,还是在外打拼?”李棠这时候放下筷子,擦了擦嘴。

  李棠她小姑这才发现自己前后矛盾,讪讪的笑了笑说:“我的意思,这家里总得有个在外打拼的,小马要是不出去那就好好顾家,要是出去了也得有个好地方,这道理没错吧?”

  “没有。”李棠放下餐巾纸,双手支在桌子上十指交叉:“但这是我们两口子的事。”

  小姑一愣,饭桌上再次陷入安静。

  一旁的张小马对李棠此刻的姿势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标准的公事公办架势。要是在市委,这姿势摆出来就是准备要发号施令,但如果放在了家里,这姿势就是战斗力被彻底爆发的前奏。

  回过神来的小姑看来对这个侄女也不太了解,被李棠这么一说只觉得很没面子,立即脸色一黑,拿出长辈的架势来,对李棠说道:“我是你小姑,你的事情我不能管吗?”

  “我们两口子好好的,您偏要说我们在闹矛盾,这是什么意思?”李棠直视着她小姑说道:“没有盼着晚辈之间闹矛盾的长辈,您要是不把自己当长辈,那也别怪我不把您当长辈。”

  “你!”这话一出,小姑气的瞪直了眼睛,差点就站了起来。

  她身边的老公看到这一幕,赶紧扶住李棠她小姑,一面对李棠安抚说:“没事没事,你小姑也是关心你们两个,既然没有那回事就算了,大家就都少说两句吧。”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李棠这时候站起身,丢下这么一句话,径直走向了房间。

  而她刚一走进屋里,把门关上,小姑就开始不停的抱怨。

  张小马有些听不进去,放下筷子准备跟小姑理论,没想到这时候老爷子睁开了眼睛,慢悠悠的吸了口气,然后似睡非睡的对张小马说道:“李棠不舒服,小马你就去照顾照顾她吧。”

  这话说的众人莫名其妙,都以为老爷子说梦话呢。

  但张小马其实真的不打算在这坐下去了,所以顺势说了声:“好。”然后就进了房间。

  李棠她小姑见老爷子现在才醒过来,心里满是委屈的开始抱怨,张小马不把话说清楚,张小马肯定和李棠有矛盾什么的。只提张小马,绝不说李棠的不对,因为她知道老爷子最疼李棠。

  而听完了一通抱怨,老爷子并没有什么表态,只是指了指吃了没多少的一桌子菜,对在场的几个人说:“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时间也都已经这么晚了,明天都还要上班,各回各家吧,今天就到这。”

  “爸……”

  “滚出去!”老爷子忽然间一拍桌子,声音无比洪亮的吼了一嗓子。

  这一巴掌,再加这一声吼,吓得李棠他婶婶和小姑两人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而本来及有些害怕老爷子的李棠他姑父则是一怔。李棠他小叔虽然好一点,却也是慌忙制止哭闹的儿子。

  似乎那一声吼浪费了太多的力气,老爷子这次开口声音很轻说的也很缓慢,但语气之中却让人不敢说个不字:“这桩亲事是我定下的,以后谁再敢说三道四,永远别再踏进这个家门。”

  除了那五岁的小朋友被他老子捂住嘴巴呜呜的哭之外,在场被吓到了几个人都是连连点头,而知道老爷子暴脾气多年没犯,今天却忽然被点着的小叔和小姑,更是恨不得赶紧逃离这里。

  “都回家去吧,我也要休息了。”老爷子闭上了眼睛,小保姆也在这时候走了过来。

  “那,那爸你好好休息,我们过几天再来。”小姑脸色发白的留下这么一句话,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拿起包和他的富商老公往外退。小叔倒是很识趣,没留下什么话,和他老婆抱着儿子滚蛋就对了。

  直到这客厅转眼空无一人,老爷子才破口大骂:“一帮寄生虫,败家玩意,全他妈滚蛋!”

  这话穿过院子,传到了胡同里,李棠她小姑和她婶婶吓得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两个大男人也是惊魂未定,连拖带拽的把两个女人弄上车,然后连滚带爬的开着车,逃跑一样离开。


###第十二章 对女人要欲擒故纵

  李棠小时候的房间里,张小马坐在地板上,靠着那张大床一边抽烟,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听到几个亲戚逃之夭夭的动静,终于忍不住笑打趣:“老爷子原来这么生猛,从前真没看出来。”

  李棠正坐在床上,和她妹妹一样有盘腿的习惯,正翻看着电话里的未读短信,听到张小马的话头也不抬,冷冷的顶了张小马一句:“我也没看出来,你张小马居然有动手打女人的本事。”

  “谁让你先动手的。”

  “我跟你动手你就一定要跟我动手?”




























































































































































































































不要总是问男人,“你还爱不爱我?”


其实你是能感觉出来的不是吗,当他不爱你了,他的话变少了,人变忙了,心也变硬了。


01

爱你的时候,他和你有说不完的话


你总以为他是个话痨,因为他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话要对你讲。看到好玩的段子,他迫不及待地马上讲给你听,在公司遇到了什么新鲜事,也第一个告诉你,哪怕是看到一朵奇形怪状的云,都会拍下来兴高采烈地给你看。


有时候你嫌他烦,嫌他太罗嗦不愿意回他信息,结果他又开始电话轰炸你,搞得你哭笑不得。


后来你们在一起了,他却变得越来越沉默了,跟你的聊天,也慢慢变成你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不再没事跟你找话题聊了,现在找话题的人是你,他却低头玩着手机,偶尔回一句“嗯”给你,终于你也发现了,他不再爱你了。





人类的智力,超越了其他动物的智力;人类本性的灵性良心,也超越了其他动物的良知本能。


人类很了不起,天生万物,数人类最灵,创造了人类的文明。禽兽是不会创造的,禽兽只能在博物馆里充当标本而已。万物之灵,果然是万物之灵。


人类创造了人类的文明,证实了人是万物之灵,但是本末不能颠倒:人称万物之灵,并不因为创造了人类的文明;人的可贵,也不在于人类创造的文明。人类的文明只是部分人类的成绩,人类中还还有许许多多没有文化的呢。没有文化的人,怎能创造文化?但他们并不因此就成了禽兽而不是万物之灵呀!



人的可贵在于人的本身


天生万物,人为万物之灵。人的可贵在于人的本身,不在于他创造的文明。人类的文明,当然有它的价值,价值还很高呢,但决不是天地生人的目标。理由有四:


一、如果天地生人是为了人类的文明,那么,人类的文明,该是永恒不灭的。但是人类的文明能持久吗?例如古埃及的文明,古希腊的文明,巴比伦的文明,大食古国的文明,玛雅人的文明等等,不都由盛而衰,由衰而亡了吗?


二、如果天地生人是为了人类的文明,那么,人类的文明,该是有益于人类发展生存的。的确,社会各界的医学家、经济学家、法学家、社会学家、农业学家、建筑学家以至文学艺术家等等,以及各国领导人,都尽竭力为人民谋福利。


可是文明社会要求经济发达,要求生产增长、消费增长,于是工厂增多,大自然遭受污染,大自然的生态受到破坏,水源污染了,地下水逐渐干涸,臭氧层已经破裂,北极的冰山正在迅速融化,海水在上涨,陆地在下沉,许多物种濒临灭绝。


人间的疾病在增多,抗药的病菌愈加顽强了。满地战火,人间还在玩火,孜孜研制杀伤性更为狠毒的武器,商略冷战、热战的种种手段。人类的文明确很可观。人能制造飞船,冲出太空,登上月球了。能在太空行走了。能勘探邻近的星球上哪里可能有水,哪里可能有空气,好像准备在邻近的星球上争夺地盘了。我们这个破旧的地球快要报废了吧?


三、如果天地生人,目的是人类的文明,那么,天地生就的人,不该这么无知,这么无文明。


虽是万物之灵,却是万般无奈,顾此失彼,而大部分人还醉生梦死,或麻木不仁。我们只能看到宇宙无限大,而我们这么渺小,人生又如此短促。


数千年来,哪—位哲人解答了世人所探求的真理呢?数千年已过去了,有灵性有良心的人,至今还在探求人生的真谛,为人的准则。—生寻求智慧的苏格拉底,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



我们的万世师表孔夫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里仁第四》),他急于了解什么是“道”,“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卫灵公十五》)怎么学呢?《论语》里没有说。


《大学》是曾子转述孔子的话。讲了怎么教,学什么。“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我参考了宋代理学家的注释,试图照我自己的见解,解释如下:教诲成年的人,就是要他们“明‘明德’”——“明”就是明白,“明德”就是按照天理,为人行事,“在亲民"就是要他们去掉旧时的污染,“亲民”就是“推己及人”;“在止于至善”就是对自己要追求完善,达到至善的境界。


《中庸》是子思转述他祖父孔子的话。开头第一段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我照样参考了注释,照我自己的见解,解释如下:“人的本性是天生的;顺着灵性良心为人行事,就是该走的路。……应该时时刻刻随顺着自己的灵性良心。”


这是中国的“孔孟之道”。西方各国各派的哲学家有他们的“道”。各宗教派别又各有他们的“道”。究竟什么是“道”,知识界、文化界并未得到统一的共识。


我们读到的经典书籍都是经过时间淘汰的作品了,我们承袭了数千年累积的智慧,又增长了多少智慧?几千年来,有灵性有良心的人至今还在探索人生的真理、为人的准则。


好几千年过去了,世道有所改变吗?进步了吗?古谚:“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现售同?现代的书籍,浩如烟海和古岱盟慧了吗?古谚:“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现在又有多大的不同?现代的书籍,浩如烟海,和古代的书籍不能比了。现代的文化,比古代普遍多了,各专业的研究,务求精密,远胜古人了;但是对真理的认识,突破了多少呢?古代珍奇的文物、工艺美术品,当今之世,超越了多少呢?



四、我们且回头看看,人类文明最受称道的人间奇迹,何等惨酷。秦始皇少年得志,十三岁即位称王,二十六年后,兼并天下,统一中国,自称始皇帝。在位三十四年后,为了抵御匈奴,命将军蒙恬驱使当时曾犯错误的人去筑长城。


相传孟姜女的丈大给抓去筑长城,一去不返。孟姜女寻夫,到长城下痛哭,哭得长城都塌下了一角,她丈夫的尸体,赫然压在长城下。当时民谣:“生男慎勿举,生女哺用脯,不见长城下,尸骸相支拄。”南梁周兴嗣编缀的《千字文》,把长城称为“紫塞”。


据孙谦益参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紫塞”即长城也。秦始皇筑长城,西起临洮,东至朝鲜,其长万里,土色皆紫,故称“紫塞”。注解虽简约,也说明问题。我曾考证“紫塞”的出典,只知长城之下土尽紫,一说长城之下有紫色花。


我国各地土色不同,有黄土地、红土地、黑土地等。长达万里的长城下,土尽紫。为什么呢?筑长城的老百姓有生还的吗?一批批全都死在城下了。“尸骨相支拄”,不全都烂在城下了?老百姓血肉之躯掺和了泥土,恰是紫色。这种泥土里花开紫色,真是血泪之花了。


好大喜功的帝皇奴役人民,创建了人间文明的奇迹。可怜多年来全国各地的老百姓,千千万万的老百姓,辛辛苦苦的劳役,拿生命作牺牲,造成了人类文明的奇迹。埃及的金字塔,不也是帝皇奴役了千千万万、万万千千的人民造成的吗?世界各地历代文明的创始人,都是一代天骄,都是南征北伐,创立了自己的皇朝,建立了一个朝代又―个朝代的文明。各朝代的精英都对本朝文明做了有价值的贡献。但是为他们打仗的兵丁,被他们征服的人民,受他们剥削的老百姓呢,都只是牺牲品。



天地生人,能是为了人类的文明吗?人类的文明,固然有它的价值,可是由以上种种理由,是否可以肯定说:人类的文明,虽然有价值,却不是天地生人的目的。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