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吹风机价格联盟

男人太快和你发展关系说明了什么?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第1章 天降美男

暗夜如魅,希尔顿酒店的夜晚,却是犹如白昼般明亮。

一道矫健身影闪过寂静夜空,利落推窗,翻身滚地,伴随一声痛苦的低吟。

“该死,药效发作了……”

薄千爵环顾四周,凭借夜色,房间内床上被子隆起,有人!

床上的人动了,洛可可懒洋洋翻个身,夜色太亮,照的她睁开眼,迷迷糊糊道。

“怎么窗户开了,我记得关了呀。”洛可可打了个哈欠,光洁白腿落地。

毕竟她一女孩住酒店,不安全,想想后,洛可可反锁窗户。

洛可可趴回床上,床边人影微动,薄千爵无声走到门口,修长手指落在门把上,忽听得门外脚步声簇簇响起。

“今天不找出S,你们就都给我回家种红薯!”

“是!”

一层层地毯似的搜索,到210房间,希尔顿酒店经理瑟缩着用房卡刷开门。

滴铃一声,傅楚打开灯,房间亮了,床上人影耸动,女人柔媚的低吟,听得傅楚身后的警员脸红心跳。

“你们干什么?”洛可可钻出被窝,不高兴的看向傅楚。

眼前的男人身穿黑色肃杀警服,身姿笔挺,高挺鼻梁之上,是一双睿智黑凉的眸子,绯色薄唇轻抿,“我们是警察,请配合下我们缉拿要犯。”

洛可可美眸闪过不耐烦,“我这请的鸭子是按小时计算的,房间里没有别的男人了,请你出去,顺便带上门,谢谢!”

“你……我们走。”傅楚头一回见女人找鸭子,凉薄的脸色泛起红晕。

见傅楚离开,洛可可手心的冷汗,消了几分。

关门,房间重归黑暗。

她腰上那把冰冷彻骨的手枪,却没有移开。

薄千爵以极其亲密的姿势,趴在她的身上,健壮的胸膛与她轻薄的睡衣一线之隔。

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的两抹柔软。

“他们都走了。”洛可可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可略微颤抖的尾音,还是暴露了她心底的害怕。

黑夜里,男人那双宛如星辰般的冷眸,散发着死神的气息,磁性的声音带着喑哑的性感,游丝般滑进她的耳畔。

洛可可死死的咬住粉唇,这个男人很危险,极其强势,凛冽着极地的寒气,好看的薄唇,此刻微微抿着,突然他周身的气息变得燥热。

他……身上怎么这么热?像一块烙红的钢板,箍在她的身上,与腰上的冰冷自动手枪相比,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侵入她的身体。

薄千爵心内咒骂该死,那药效猛地发作,像一条火舌般钻入他清明的大脑,游走灼热了整个身子,结实的小腹,暗涌着奇怪的热流。

“唔……好热!”洛可可想逃的扭动身体,想要离开这块灼热的钢板。

她这一冲,薄千爵好不容易克制下来的欲望,在身体里炸裂开来,身体的动作,不由经过大脑,先行做出了动作。

头,压低,浓烈的男人气息,埋进洛可可的颈窝,他深吸一口气,声音好听得要怀孕,“嗯,很香。”

洛可可瞪大了眼睛,清澈如水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天花板,一动也不敢动。

男人灼热的呼吸,一深一浅,喷在她的颈窝,激得她一身鸡皮疙瘩。

“那个,先生,你……你不逃跑么?”洛可可吓坏了,结结巴巴。

“逃?”薄千爵嗓音越发哑了,在黑夜里有一种无形的魅力,墨眸深深看向身下的女人,“为什么要逃?”

洛可可脖子一缩,白皙的小脸红成番茄,她伸出小手,揪住薄千爵的黑色衬衣领子,“不行,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走,这里挺好。”薄千爵薄唇微动,手上已经开始动作。

洛可可只穿了一件轻薄的睡裙,从下面往上一撸,就能脱个精光,男人粗粝的手掌,寸寸紧逼,划过细长嫩白的腿,轻松地一撩,大片光洁的肌肤,裸露在空气里,少女的肌肤,犹如青涩苹果诱人。

难道她今晚就要告别女孩身了么?

不行,她的漫画稿子还没有想好画什么,编辑大大已经催的不行,要不就画暗夜男主角霸王硬上弓女主?

她在想什么啊,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调侃自己?

“等……等一下!”史上杀头前的经典语录冒出来,洛可可微微喘着,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

“怎么了?”薄千爵动作停下来,泛红的眸瞳,些许烦躁。

他不喜欢任何人打断自己。

洛可可被他可怕的眼神,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我想把双手伸开,这样舒服……舒服一点。”

薄千爵眯起黑眸,这女人真麻烦,虽然他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事,但也知晓一些,手臂移开,让她把双手伸展了出来。

随即,薄千爵继续,低头,灼热而柔软的唇,覆到她的颈窝,吸吮了一下,继而又啃咬,酥麻中宛如电流般穿过洛可可的神经。

她抑制不住微张小嘴,呼痛,可溢出来的声音,哪像是痛,简直就如撒娇的猫儿,嗲声嗲气的寻求主人爱抚。

洛可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发出了如此羞耻的声音。

内心世界升起深深的愧疚,在床边摸索的小手,抓住了5章5寸的大屏手机,哐当一下,用力朝薄千爵的后脑勺砸去。

男人动作停下来,腰间的枪滑落,好机会,洛可可翻滚落下床,就往套房外跑。

就在她要开门喊叫救命时,床上弓着的男人,重重的陷进了柔软的大床,没了动静。

“不会吧,这一下就被我砸死了?”洛可可恐惧的捂住小嘴,差点发出尖叫,她胸口的心脏快要跳出来。

床上的男人不省人事,洛可可大口大口的喘气,慢慢的靠近床边,伸出食指,放到男人的鼻子下。

微凉的食指,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气息,洛可可长呼一口气,还好,她没砸死人。

见他没死,洛可可准备溜之大吉,刚一抬脚,听得一声“喀拉”,她的手腕上多了个冰凉的东西。

低头一瞧,夜色中手腕上赫然一只银亮的手铐,另一端系着只修长白皙的手腕。

“你……”洛可可吃惊,银制的半截面具下,对上那一双清明的黑眸,冷漠无情。

“你,”薄千爵嘴唇泛白,脸色异常的红,虽然气息不稳,但嗓音却透着威胁的意味,“去浴缸放水。”啥?

洛可可呆了三秒,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的时候,瞬间怂了,“好嘞好嘞。”



第2章 没子弹啊

可是,这两个人的手铐在一起,她怎么去浴室放水?

薄千爵微微喘着气,撑着起身,眸光冷冷射向洛可可,“过来。”

洛可可听话凑上前去,长臂勾住她脖颈,薄千爵借着她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慢点慢点。”洛可可小心移动,她能感觉薄千爵身上烫得不像话,有点像发烧。

浴缸哗啦啦放水,薄千爵扯了下衣领,一只手不好弄,寒眸随即看向洛可可,她惶恐点头,“我帮你脱,我帮你脱。”

小手颤巍巍的伸过去,一颗,又一颗,再一颗。

男人好看得过分的精致锁骨,往下是一副健硕的胸膛,解扣子时,洛可可不小心碰到了一下,硬邦邦的触感,烫得她脸红心跳。

衬衣脱下,宛如杂志封面模特班的身材,高挑颀长,浑身没有一丝赘肉,紧实精硕,只是右侧肩膀上,有一道骇人的伤口,利器划开,干涸的血痂上冒出丝丝鲜血珠子。

“放水。”薄千爵的气息急促,脖颈往上,脸色不自然的红,一双犹如利剑般的苍眸,充满了血丝,精壮手臂表面,青筋暴起,他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洛可可按下水的开关,哗啦啦的水流声,充斥整个浴室的寂静。

浴缸水到一半,薄千爵长腿跨了进去,沉身坐下,冰冷的水,在秋季的夜晚,有着沁骨的寒意。

薄千爵嘴唇微抖,唇色越来越白,洛可可大气也不敢出,和他铐在一起的手,浸在冰冷的水里,她也打起了寒颤。

感觉手铐在动,薄千爵缓缓睁开猩红的眸子,薄唇微张,不可见的动了动,“浴巾。”

她正要起身拿,薄千爵身子却晃了晃,头一歪,倒在浴缸边缘,不动了。

“喂!”洛可可慌了,扯了扯手铐,修长如玉的手搭在浴缸边,动也不动。

不会死了吧!

洛可可用浑身的力气,想把他从浴缸里拽出来,可这男人看起来这么瘦,咬着牙半天却也纹丝不动。

她只能抬起一只脚,用俩脚趾,够了半天,夹住浴巾的一角,扯了下来。

单手把浴巾盖到他的肩膀伤口处,再弯腰下去按浴缸的放水阀门,刚弯腰,一个不慎,连头带人栽进浴缸,砸到了薄千爵身上。

洛可可喝了几口水,全身透湿,脑袋当机了好一会儿,手上的触感硬邦邦的,她湿漉漉的水眸,一抬眼,那张银制面具,咫尺之近,那方雪白的薄唇,几乎就要碰到。

薄千爵动也不动,她这么大动静,那双令人摄魂的清眸,紧紧闭着,他的睫毛很长,安静的垂着。

即便是有面具,这张脸也好看的不可思议,就像是她漫画里的男主角一样。

好一会儿,洛可可才回过神,冰冷的水,浸得她好几个哆嗦,阀门已经按了,水位不断下降,看看自己,与这男人的姿势极其暧昧,整个人趴在他身上,关键他还裸着。

洛可可根本就没有穿BRA,薄得不能再透的睡衣,那两朵蓓蕾,睡衣已经盖不住了。

还好他晕过去了,不然洛可可就丢大发了。

她狼狈的从浴缸里爬出来,一手拿过挂在墙上的吹风机,呼呼的热风,一会儿吹干后,她发觉自己陷入了窘境。

一男一女,一个在浴缸里头,一个在浴缸外头,这要呆多久?

薄千爵昏迷着,她也拖不动,而缸里他另一只手松松的垂着,手指还放在手枪的环扣上。

洛可可小心翼翼的伸手过去,碰到他手指,小心脏抖了下,看了他一眼,见他昏沉的睡着,便掰开他的手指,手枪到了自己手上。

顿时自己的人身安全得到了保障,她也沉下心来,这可是第一次见真枪,小巧的,黑色,表面光滑,原来长这样。

“这好像是枪栓?”洛可可一不小心碰到了手柄的某处,腾地一下一截黑色的掉到地上。

吓得洛可可抱头捂住脸,见没什么动静,低头一看,脸色难看起来,“靠,没子弹啊!”

两眼气势汹汹的瞪向昏睡的薄千爵,这人原来是装模作样啊,把她吓得,拿一把没有子弹的枪!

枪里没有子弹,洛可可胆子也大起来,如此身材好的美男,像个睡美人似的躺在缸里,这不揩几下油,真是白瞎来了这趟。

说着就开始上手,先是摸了下那结实的几块腹肌,听说有撕裂般的感觉,轻轻一碰,哇偶,果真硬中带软,手感超好。

这一摸就停不下来了,洛可可干脆上半身摸了个遍,最后目光落在男人小腹以下的皮带上,思索片刻,小手微动,男人的皮带滋溜一下抽出来,丢到地上,里面是黑色的短裤。

“这短裤穿得这么素啊,不好玩,还以为会是蜡笔小新呢。”洛可可略有些失望。

好奇的目光继续搜索,游移到他的手上,还别说,骨节分明,白皙修长,这双手好看的可以当手模了。

“咦,这是什么?”洛可可注意到他中指上带着的一枚戒指。

古铜色的戒指,一圈古朴的花纹,正中央有刻着一个字母,“S”。

“S?”洛可可啧啧呈舌,“我画的漫画名字也叫《S》,可真巧啊。”

上下都看了个遍,他肩膀的浴巾也隐隐渗血,洛可可又使出脚勾浴巾的技能,给他换了一条,这一忙活下来,困得眼皮都掀不开了。

之前是这男人手上有枪,她哪有胆子睡觉,可现在危险因素排除,这周公赶赴约会,洛可可头晃得晃得,就趴在浴缸上,睡着了。

这一睡,洛可可做了个刺激的美梦,梦里男主角身披金甲圣衣,侧脸超帅,深情款款的捧着她的脸,“可可,我爱你。”

“我也爱你。”洛可可一脸痴笑,喜滋滋的说。

抱住的男主,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一条肉呼呼的大腿,洛可可睡眼朦胧的抬头,打扫阿姨欲言又止。

“啊!”洛可可惊得跳起来,手腕空空如也。

再看向浴缸,面具男人消失了,浴缸也没了血迹,浴巾干干净净的挂在墙壁上,而她傻乎乎的靠着浴缸睡了一夜,左脸摁出了长长的一道印子。

“姑娘,你怎么睡在浴缸里啊。”打扫阿姨拿着拖把。

洛可可一时没回过神,“男人呢?这浴缸里的男人呢?”

“男人?”打扫阿姨傻了眼,看她的目光像是看傻子。

“对啊,昨晚还睡在这里的,怎么一大早就没了?”洛可可看自己的手腕,手铐的瘀痕还在,昨晚那不是梦。

“姑娘,你这是梦游了吧?”打扫阿姨说完,赶紧打扫完退出酒店房间。

房间里一点痕迹都没有,洛可可还在回想昨夜情景的时候,手机铃声大作。

洛可可接起,那头声音炸裂,“洛可可!你漫画还想不想要出版的机会啦?你看看现在几点?所有的作者都到了出版社,就你大牌是吧?”

“没有没有,我马上过来,路上有点堵车。”

洛可可惊醒,立即套上衣服,头发随意的梳了两下,就赶紧出酒店打车。

她出生在B市的一个小县城,读了个极其普通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屡屡找工作都碰壁,因为喜欢漫画进了这一行,今天正式要去B市的出版社商量出版的事情。

这是她的大好机会,不可以错过,为了能够不迟到出版社,她还特意在这附近定了个酒店,不过这酒店房费巨贵。

可没想到昨夜碰上这事儿,等她赶到出版社,还是迟到了。



第3章 漫画天才

主编苏媚的助理出来,不好意思的说,“洛可可小姐,主编很生气,虽然你的《S》在网络上非常火,但是进我们出版社的好作品也非常多……”

“对不起,是我的错,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这对我非常重要,我下一次一定不会了。”

洛可可苦苦哀求,助理一脸为难,大厅工作的人,目光纷纷投来。

这时主编办公室的门打开,走出来一个女人,披肩长发,淡蓝色仙女裙,小巧的鹅蛋脸画着精致的妆容,她手上拿着一个文件夹。

看到洛可可,崔恩雪微微一笑,走上前来,“不好意思,你的出版名额,我就不客气的收了。”

“崔恩雪!这是我的名额,你凭什么抢?”洛可可急的脸红耳赤。

这崔恩雪是她的大学室友,一起学的画画,见自己在网络上漫画大火,她也开始了漫画创作,人气居于网站排行榜第二。

网站粉丝投票最心仪的出版作品,归属于洛可可,她便千里迢迢的从小县城赶到B市。

崔恩雪一直在B市长大,她上下打量着洛可可,T恤加牛仔裤,土气的马尾辫,在高级时尚的出版社里,显得格格不入,不由得嗤笑了。

“洛可可,你不觉得你的风格根本就不适合出版社么?好的资源,就应该给合适的人,与其给你浪费掉,还不如给更适合的人。”

“你觉得你是那个更适合的人么?”洛可可无语了,还能再不要脸么,“我是凭实力拿到的出版名额,你除了会刷票还会什么?”

“谁刷票了,你看见了?你不要血口喷人!”崔恩雪声音加大,整个大厅人的注意力,全被吸引了过来。

洛可可嘲弄的一笑,“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

主编苏媚走出来,端着拿铁,“洛可可,你错失了机会,不要把迁怒于人。”

“可她的作品根本就……”洛可可着急道,如果换做有实力的作品,她输了无可厚非,可让这样的作品出版,那些漫画迷会失望的。

“够了,我觉得作为一个女人,得学会精致,洛可可这一点你要学学崔恩雪,形象很重要的。”苏媚看着洛可可素的一张脸,与崔恩雪的光彩动人相比,完全就是丑小鸭与天鹅。

洛可可脸色惨白,她不会精致?多少日夜她就为了赶稿熬夜,而崔恩雪在大学成天只会买衣服打扮,根本没有在漫画上下功夫。

她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了漫画上,可苏媚却用不精致说自己。

崔恩雪轻轻一笑,“洛可可,没有美丽动人的脸,那就要背景,你这两个都没有,还想要一飞冲天,怎么可能呢?”

她此次能够出版,正是因为爸爸是艺术学院的校长,而苏媚正是他的学生,就凭借这一点,出版名额自然归她所属。

至于这个乡下妞,还是回老家相亲嫁人吧。

“对,我是没有你那样显赫的背景,我长也不倾城倾国,可我有良心,崔恩雪,你没有良心,你那里不会痛吗?”

洛可可强压着眼眶中的泪意,周围的人目光冷漠,她就像是这个圈子里的笑话。

有人说她是漫画天才,天赋异禀,可那又怎样?伯乐看不中她这匹丑陋的千里马,却喜欢漂亮的小红马。

崔恩雪只是笑,美丽的脸庞上,写着高傲和特权,美眸中盛满了不屑,还有畅快的恨意。

她大学就嫉妒洛可可,每一次的课堂,洛可可的画都是拿来当做优秀范例,老师都称赞她是天才,画功非凡,而自己的作品,总是淹没纸海里,得不到欣赏。

哼,就算是惊世之才又怎样,她不照样让洛可可从天堂跌入污泥。

洛可可双腿沉重,她艰难的迈出出版社的门槛,出版社外阳光大盛,很是刺眼,她闭上了眼,此次来B市,还是借的闺蜜钱,父母本来就反对她画漫画,只有弟弟理解支持她。

她要是没拿到出版协议,就这么空手回去,该如何给弟弟一个交代呢?

洛可可疲惫的睁开眼,正想拦车,忽然眼前呼啸过一辆肃穆庄重的军车,高贵象征权势的红旗车牌,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车停,驾驶座车门打开,走下一个身穿军装,身姿笔挺的男人,目不斜视,大步径直走进出版社。

全程没有看洛可可一眼,洛可可收回目光,招手拦出租车,突然她背后高跟鞋啪啪啪,转眼便见苏媚急匆匆朝她跑来。

“可可,快来快来,我有事找你。”

“嗯?什么事?”洛可可已经对主编苏媚没什么好感,崔恩雪是她的关系户,她来找自己干嘛?

苏媚一过来就拉着她的手,烈焰红唇谄媚的笑了笑,“我错看了你了,天才,岂是崔恩雪那种平庸之辈能够替代的?”

ps:文案会定期删除,喜欢看的话可以点击原文链接之后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