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吹风机价格联盟

婚后,你们多久没做那件事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我提着保温盒从出租车上下来,看到我老公叶子风搂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进了他的车。

我立即回到出租车,吩咐司机跟上他们。

两个月前,我在叶子风的衬衣上发现了女人的口红印。

当时,我努力地说服自己,忍住没问。

今天早上,我竟然在他的西装口袋里发现了我们在一起从来都没有用过的避孕套。

五年多的感情,我不想凭借着一个口红印,一个避孕套就当面质疑他。

下班的时候他又打电话给我说要加班,我就疑神疑鬼起来,忍不住借口给他送饭来了他的公司。

没想到,看到这样一幕。

——

我一路跟着他们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看着他们进了酒店的房间。

一路上为他找的各种辩护理由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显得可笑又悲凉。

我紧紧的捏着颤抖的手,连指甲嵌进了肉里都没有感觉到,心一下子凉的直降0下。

我18岁就跟了叶子风,22岁不顾家人的反对死心塌地的跟他裸婚,我以为,他会爱我到白头,没想到…

我沉浸在回忆里悲伤的无法自拔,一只有力的大手忽的拉住我的手腕,扯着我就走。

我心惊的回头,昏暗的灯光下,只看到男人挺拔的背影,和他一身名牌西装。

他力气很大,动作也出奇的快。

我来不及出声,已经被他抵在了一旁冷凉的门板上,紧接着,灼热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我慌乱的闪躲,伸手推他,他却忽然打开房门,一个旋转将我翻身带进房间。

我再次被抵在了门板上。

房间的灯没有开,暗沉的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脸。

酒精的气息混合着男人的荷尔蒙气息顿时如同一张网将我网的密不透风。

我本能的伸手推他,慌乱的气息都不稳了,“你是谁?你想干么?”

“装什么装,大晚上的站在我房门口,不就是等我睡…直接开个价吧。”男人的气息有些不稳,声音暗哑的有些不正常。

我是个结了婚的女人,自是一下子就知道了这种不正常意味着什么,我拼命推开他,转身就要拉门跑。

结果,手刚摸到门把手,就被男人抓了回来。

我的逃跑似是激怒了他,他将我抓回来,直接砸到了大床上,砸的我一阵头晕目眩。

紧接着,男人沉重的身子就压了上来。

被男人压着动弹不得,我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慌忙解释:“你误会了,我不是做鸡…”

我话还没说完,男人直接堵上我的唇,吻的粗重而又浓烈。

浓浓的酒精味不停的闯进我的鼻息,难闻到我的胃一阵翻腾,我忍不住的干呕了起来。

我的干呕,似是刺激到了男人,他三两下褪去衣服,用他衣服堵住了我的嘴。

我恶心的想要扯掉,男人先一步用衬衣将我的双手绑在了脑后。

我顿时就如同砧板上的鱼,挣不开,骂不出,撑着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悲伤逆流成河。

我麻木的承受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药效褪去,终于停了下来,沉沉睡去。

本是来捉奸的,结果,自己被强了!

我哆嗦着唇角,麻木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忍着酸痛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逃似的离开。

咔嚓!

咔嚓!

我带上房门的同时听到了另一声关门声。

心虚的腿一抖,我下意识的一抬头,就看到了叶子风眸光锐利如刀的朝我射了过来。

叶子风定定的看着我的脖颈处,脸色一下子冷的如寒冬腊月的天。

我刚想开口解释什么,他上来就扇了我一巴掌,“好啊,夏雨,你竟然背着我偷男人!”

刚刚因为被人强.奸了,我差点忘了自己是来捉奸的。

叶子风的一巴掌,一下子就将我扇醒了。

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捂着脸冷讽的说:“那你呢?!你说你加班,加到酒店来了?!”

“我来给领导送资料。”叶子风说这话的时候,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肯定会像以往一样信了。

原来,我一直相信的人,是一个说谎不眨眼的男人!

我扯了扯嘴角,指着一旁的房门,直直的看着他,“你真的是送资料,而不是送精子?”

“夏雨!你偷了男人!还怀疑起我来?!”叶子风咬牙切齿的看着我,声音陡增了好几倍。

“是怀疑还是真相开门看看不就知道了。”我被他无情的样子一刺激,直接上前就要拍门。

叶子风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拖着我就走,边走边冷愤道:“夏雨,你给我戴了绿帽子,半句解释都没有,我TM一定是眼瞎了,这么多年还把你当宝一样的供着!”

我的心一下子钝痛起来。

这些年,我没花他一分钱,结婚后,工资卡都是交给他随意支配的。

我对他死心塌地,他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否定了这些年我对他的爱。

他用力的将我塞进了副驾驶。

“我没法跟一个出轨的女人再过下去,回去了我们就离婚!”

我怒吼:“叶子风,你敢发誓你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吗?”

“如果你敢,我就同意离婚。”

我刚说完,他的手机传来了短信提示音。

他打开看了眼,才收回手机看向我,眸光坚定的对着我发誓:“我发誓,我要是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呵~

我看着他,一下子就笑出了眼泪。

我最爱的男人,为了和我离婚,连誓言都可以说谎。

只是,他可能没想到,这个誓言,有一天会应验…

——

叶子风一回来就去了书房,他是在弄离婚协议书。

当我看到离婚协议上的内容时,我才发现,他不光变了心,还变得没了人性。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我儿子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背着他找男人!”刘翠兰从里屋出来,一路指着我骂过来。

我没想到我婆婆会突然出来,站起来想解释,她上前就给了我一个巴掌。

我捂着疼痛的脸,咬唇憋屈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打你一巴掌,你还委屈了?!”刘翠兰愤恨的瞪着我,那表情,恨不得把我撕了,“你给我儿子戴绿帽子,我就是打死你都不为过!”

这个时候,叶子风出来,看着我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直接将离婚协议放在了我面前,冷冰冰的道:“赶紧签了吧。”

我踮着疼的要命的脚扫了一眼,看到上面的协议内容,气的一下子将离婚协议狠狠的甩到了他的脸上。

“叶子风,房子,车子都是我爸妈买的,你想霸占他们的财产,做梦!”

叶子风5岁就没了父亲,这么多年和刘翠兰相依为命,刘翠兰靠种田供他上了个大学,家里可以用一贫如洗来形容。

当初,我爸妈因为他家条件差强烈反对我嫁给他。

即使他们反对,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和他住在租住的房子里。

婚后,我爸妈见结婚已成事实,心疼我就给我们买了车买了房。

那算是我爸妈的,我以为他会主动说不要,没想到他不光要,还想独占!

真是良心被狗吃了!

“啪!”刘翠兰又一个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恶狠狠的瞪着我,“什么叫霸占?!那是我儿子该得的!你耽误了我儿子几年的青春,一辆车和一套房都不够赔偿他的青春损失费…”

呵!

我捂着脸笑看着刘翠兰,“青春损失费?你儿子是我养的小白脸吗?”

“你…”刘翠兰气的老脸通红,抬手又一巴掌朝我抽过来。

我抬手抓住她的手腕,冷眼看着她,“妈,适可而止。”

刘翠兰的老脸瞬间胀成了猪肝色,“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荡妇,你竟然还敢对我动手。”

我觉得可笑,难道我就该一直被打?

我稳了两秒。正准备甩开刘翠兰的手腕,叶子风一掌将我抓着刘翠兰的手扯开,让刘翠兰回房,将我推坐在了沙发上,一点都不客气。

我刚跌坐在沙发上,他的手机连响了几声,他看了眼,把离婚协议再次拍到我面前,咄咄逼人道:“夏雨,我手上已经有了你出轨的证据,你要是不想大家都知道你在外面偷男人,现在就签了它!”

我看着叶子风逼我签离婚协议的绝情嘴脸,脚底板的血液一下子直冲脑门。

明明是他出轨在先,他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的说我?

我蹭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紧紧的捏着手指,咬着牙直直的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叶子风,在你给出合情合理的离婚协议前,我是不会签的!”

说完,我转身就离开。

我不是傻子,我知道,就凭我身上几个吻痕,是不能作为我出轨的证据的。

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

“叮咚…”

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之际,门铃响了。

我婆婆步伐急促的从里屋出来,气势汹汹的去开门,“你们总算来了!哼!看看你们教出来的好女儿吧!”

刘翠兰叫来了我爸妈!

刘翠兰野蛮的抓着我的胳膊将我推搡到他们面前,手指用力点着我脖子上的痕迹愤恨的说:“贱人出去偷了腥,嘴都没擦干净!”

我看着我妈的脸色开始发白,酸着鼻子解释:“妈,我没有。”

啪!

刘翠兰毫不客气的甩了我一巴掌:“这个时候还撒谎!看我不把你的嘴巴打烂!”

见刘翠兰又要打我,我爸妈赶紧上前阻止,刘翠兰就使劲推我妈。

我妈被推的连连后退,重心不稳直接撞在了墙上。

“妈。”我吓得呼吸一滞,心慌的上前扶住我妈。

我妈两眼一闭,头一软,晕了过去。

“妈!”看到我妈头上有血渗出,我顿时害怕起来。

见我妈晕倒,我爸的呼吸瞬间就急促了起来,想到他有哮喘病,我赶紧安置好我妈,寒心的看向置身事外的叶子风,“你还愣着干么?还不快打120!如果我妈有事,你们就等着坐牢!”

刘翠兰一听,怒瞪着我,理直气壮的撇清自己的关系,“你眼睛花了吧!明明是她自己没站稳摔倒的,你可别想赖我!”

叶子风听他妈一说,立即附和他妈道:“我妈说的对,你妈是自己摔倒的,你别想诬赖人!”

将事情撇的干干净净,叶子风才拿出手机打120。

如果不是我妈情况紧急,我真想上去扇他们母子一人一嘴巴。

见我没有理他,他一声不吭的拿起手机,点了几下,递到了我爸面前。

我爸看到手机上的东西,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我慌忙夺过手机。

这一看,我的心跳差点没了。

只见手里屏幕里,一个高大的男人将我抵在门板上热吻,我的双手正抓着他的腰两侧。

我是要推开他,但照片上看,就像是我抱着他,跟他亲热。

我爸看见了会误会,太正常了。

只是,当时四周都没有人,叶子风怎么会有这样的照片?

我妈昏迷了,我爸看见照片,气得哮喘病发作了。

“爸,你别激动,不是你想的那样。”看我爸呼吸困难,我赶紧帮他顺气,安抚他。

“你告诉我,照片上的人是谁?”我爸捂着胸口,喘着气问我。

我的心一下子揪的慌,垂着头,愧疚道:“是我。”

照片那么清晰,我根本没法撒谎。

我爸的呼吸瞬间就急促了起来,失望到激动:“你怎么能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

我爸越说越激动,用力的捶着胸口,呼吸困难到脸都憋红了。

我心慌急了,不停的帮他顺气,“爸,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别生气,别吓我…”

我看着我爸越来越难受,好像随时一口气都会上不来的样子,害怕的眼泪都涌了上来。

好在,这个时候,救护车来了。

叶子风看到救护车来了,冷脸看着我,咄咄逼人起来:“你也看到了,这些照片足够证明你出轨了,你如果不想难堪,就赶紧将字签了。”

呵…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逼我签字!

我看着叶子风,一下子笑出了眼泪,若不是我扶着我爸,我真想起身狠狠扇他一耳光,“叶子风!你能不能有点人性!”

我当初怎么就死心塌地的要跟着他了!

真是眼瞎了!

“你给我戴绿帽子还想让我对你有人性?!”叶子风冷讽一声,用我有罪的眼神盯着我,“我现在看着你就觉得脏!”

叶子风说完,我感觉我爸的身子在我臂膀间一震,我忙低头看向他,只见他撑着双眼,仰着脖子“呃呃”了两声,一口气上不来的样子,紧接着,头一偏,身子软了下来。

“爸!爸!爸!”我吓得心跳都停了,呼吸颤抖的用力摇晃他的身体,“爸,爸!”

我用再大的力气都没能摇醒我爸。

我看着他,心顿时剧烈抽搐起来,眼泪控制不住的滑落。

一滴一滴的眼泪滴在他的脸上。

他最害怕我哭,我倔强的以为,我哭,他肯定就会醒过来。

可是,他没有…

爸爸真的死了!

被叶子风说的话刺激到,气死了!

我顿时就好恨,看着我爸被抬上救护车,我从地上一下子站了起来,发了疯一样的抓着叶子风的肩膀用力摇晃,用一双含恨的双眼瞪着他,“你这个混蛋!你把我爸还给我!还给我!”

叶子风狠狠地将我推开,一脸冷情的道:“你搞清楚!你爸是被你气死了!跟我没有关系!”

叶子风将自己的责任撇的干干净净,我恨不得杀了他,但杀人要偿命,我不想因为一个贱人,赔上自己的性命。

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但不是现在!

我紧紧的捏着拳,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转身。

上救护车前,叶子风又将离婚协议递到我面前,咄咄逼人道:“你今天要不签字,明天你和男人偷情的视频和照片就会出现在网络上,报纸上!到时候,你被千夫所指,众人唾弃,可别怪我!”

我爸刚死,我妈还昏迷未醒,他就像是没看见一样,就这么一直逼我离婚,急着霸占我的家产。

对他所有的爱,在这一刻消失殆尽,我恨恨的看着他,想着我爸已经气死了,我妈有高血压经不起刺激,咬着牙接过笔,签了字。

我以为,签了字,他就会满意的罢休,没想到…

————

人被送到医院抢救,虽然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没醒来。

我哥哥嫂嫂也来了医院,却对我恶语相向,骂我打我,还把我赶出了医院。

我从医院出来,已经是深夜了,我不想这么晚回去拿行李,身上的钱交了住院费已经不够开间房了,我只好给闺蜜唐莹打电话。

唐莹一听说我突然离婚无家可归,立刻让我去她家。

我的心里一下子暖了起来,庆幸自己有这么个好闺蜜。

唐莹跟我四年大学同学,又是一个宿舍的,我们一直那么要好,她听到我出事,在电话里还哭了。

我现在只能去她家暂时落脚。

我正准备拦辆出租车,一辆黑色奥迪车突然停在了我的脚边。

车窗缓缓下落,一张英俊的面容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即使在昏暗的光线里,也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是刚刚我撞到的那个男人。

他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目无表情的看着我,带着不容反驳的口吻道:“上车。”

大半夜的,一个陌生男人让我上车!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拿着手机犹豫了下,撑着笑脸询问:“先生,不用麻烦你了,谢谢。”

“是不是想让我下来请?!”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感觉自己脸都要笑僵了,不断没有换来男人的好脸色,反而被他威胁了起来。

昏暗的灯光下,他直直的看着我,冷俊的面容上有怒意涌动。

即使隔了几米远的距离,我依旧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危险的男人。

跑!

就在我准备跑间,男人似是料到了我不会上车,眸光骤然一紧,沉着脸下车。

我还没跑两步,就被他抓住了手腕,紧接着,他一个用力将我带进了他的怀里。

陌生的男性气息瞬间闯进我的鼻息间,让我身体不自主的发僵,心跳都漏了一拍。

这个男人,该不会又是一个禽兽吧?

我正揣测着,男人忽的朝我凑近,我的心脏快要蹦到嗓子眼了……

他目光冷沉沉的看着我,“不经过我的允许,跑了一次,还想跑第二次?!”

跑了一次,跑第二次?

什么意思?

不等我反应过来,男人直接像塞行李一样将我塞进了车里。

趁着男人回车间,我下意识的拉开车门准备逃,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拍,他伸手就将我拉了回来,紧接着,车门上锁。

“我有那么可怕?”

男人忽的朝我凑近,近的我都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我顿时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我下意识的往后仰,拉开一点距离,违心的微笑:“先生,你不可怕,你一看就是好人,这么晚了,你肯定不忍心阻止我回家对吧,你能不能放我下车…”

“我送你!”三个字,冷硬的不容拒绝。

男人目不斜视的看着我,忽的伸手,朝我凑过来,我的心瞬间跳到了嗓子眼。

“你要干么?”我慌乱的气息都不稳了。

我以为他要对我做些什么,结果,我刚说完,男人抽出安全带,给我系上。

自作多情了!

我的脸顿时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那个…不用你送…我搭车回去就好…”

我都快成倒霉狗了,遇到活雷锋的事还能发生在我身上?

我根本不相信我有那么好运。

我一拒绝,男人的眼神陡的变得冷冽,几近命令道:“地址!”

见推脱不掉,我只好祈祷他真的是个好人,报了唐莹家的地址。

一个陌生人,用强迫的态度,要送我回家!

一路上我都有些毛骨悚然。

令我惊讶的是,男人真的就是送我而已,一路上他没有说一句话,到了小区口,就将车锁给解开了。

我打开车门下车,总算是松了口气,想到他大半夜的真的只是好心送我回家,我透过车窗感激的看向他,真心道:“今天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感谢不是嘴上说的。”男人目光深深的看着我,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扔给我。

紧接着,又看了我一眼,一踩油门,开车走了。

靠!这个世上果然没有活雷锋!

因为他最后一句话,我对他的感激顿时荡然无存。

我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直接将名片扔了,往唐莹家走去。

助人要回报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

————

唐莹租的房子不大,只有20多平米。洗手间都是公用的。

“小雨,我这只有这么大,只能委屈你跟我挤一挤了”唐莹亲切的拉我进屋。

我拉紧她的手,真诚的说:“莹莹,你肯收留我,我就很感激了。”

我们进被窝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无心睡觉,在唐莹的追问下,我将我和叶子风怎么离婚的事告诉了她。

唐莹拥着我,将叶子风骂了一顿,又安慰我道:“小雨,你这么优秀,他不珍惜你那是他的损失,你千万不要因为他伤心难过,你不是马上就要设计师考核了吗,千万不要因为他影响了考核。”

唐莹一提醒,我才想起明天就是我考核的日子。

我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毕业了就一直在AK公司做设计师助理。

我的梦想是成为著名的服装设计师,经过了一年多的努力,终于要离梦想更近一步了,我肯定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而且我爸因为我走了,我必须要努力变得更优秀,挣更多的钱让我妈可以安享晚年。

“莹莹,谢谢你提醒了我。”我感激的抱着唐莹的腰,打包票的道:“明天我一定会全力以赴,通过考核。”

“嗯,我相信你。我看到你画的设计稿,很不错,肯定能通过…”

——

天一亮,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唐莹的身影,我估摸着她去上班了,想到自己今天的考核,匆匆起床。

到了公司,我发觉一路都被人行着注目礼,回到工作室,几个一同工作的同事看到我立即露出鄙夷的目光。

“咦,她怎么还有脸来!”

“有老公还跟人偷.情,她这样的人怎么会要脸。”

“也是,但凡要点脸的,看到到处都是自己偷情的帖子,新闻,哪还会出门。”

我脑袋一震,差点炸开。

叶子风耍了我,他还是将我跟人亲吻的照片发到了网上!

我气的浑身颤抖,拿出手机就要给叶子风打电话,却有人过来通知我们几个设计师助理去考核了。

我只好忍着满腔的愤怒,全力以赴我的考核。

公司一共有5个设计师助理,但这次考核只有一个设计师的名额。

为了这次考核,我准备了半年,我一点都不紧张,听到喊我的名字,我从容的站起来,将准备好的U盘递给相关负责人。

很快的,多媒体上就呈现出我的图稿。

我开始跟着图稿介绍我设计的理念和特色,介绍了不到2分钟

突然,主考官示意我停下来,质问我:“这是你自己设计的?”

我疑惑不解他为什么这样问,但还是诚恳的回答:“是的。”

主考官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你叫夏雨是吧,你可以收拾东西走了。”

我感觉自己被雷劈了,站在那里好一会都没有动。

我对这次考核一直很有信心,没想到,还没讲述完,就被淘汰了。

天堂地狱,还真是一念之间!

因为我是最后一个被考核人员,等我缓过来,只剩一同来考核的几个人。

我备受打击的准备走人,就听到他们集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她还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又是偷.情,又是剽窃的!”

“你说她剽窃也不知道剽窃著名设计师,剽窃一个没有名气的,叫什么来着?”

“唐莹,虽说人家是新人,可是这一次,凭借首作,一下子就出名了。”

我简直震得心都差点碎了。

昨夜还给我温暖的闺蜜,她竟然瞟窃了我的设计!

我立刻拿出手机,找出AM时装发布会的视频点开。

果然是唐莹!

我看着唐莹盈盈含笑的谈新品的设计理念和特色,忽然感觉我就是一个大傻逼,彻头彻尾的大傻逼。

昨晚,她不过是想套我话而已,而我却感动的稀里糊涂!

我恨的血脉膨胀,拿出手机就给唐莹打电话,要找她问个清楚,结果,她的电话关机。

我憋着气出了考核室,就被叫到了办公室,一直带我的设计师罗杰失望的看着我,痛心道:“夏雨,你太让我失望了。”

“罗哥,我没有剽窃。”

“事实摆在眼前,就算我相信你又有什么用,上面已经下令开除你,这一次,我也帮不了你了,你收拾收拾,走吧。”

听到开除两个字,我的呼吸一滞,心跳差点停了,双腿也忍不住发软,“罗哥,你相信我一次,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证明给大家看,我没有剽窃。”

我不甘心就这么离开,还是被冤枉的离开!

我要为自己洗刷冤屈!

我忽然想到了我的手稿,那是一个设计者独一无二的东西,任何人都复制不了的,有了它,就能证明我没有剽窃。

而手稿在我家里!

我一下子激动起来,拜托罗杰给我一次机会,冲出公司,拦了个的往家里赶。

我以为,我有希望了,没想到,迎接我的却是…

我一回到家,叶子风根本不让我进门,直接将一个行李箱丢到了我面前,“你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面了。”

紧接着,根本不等我回话,就将房门关上了。

我打开行李箱,找遍了箱子都没有找到我的手稿,忍不住伸拳砸门砸的砰砰响。

叶子风大概是怕我把门砸坏了,气呼呼的给我打开了门,恶狠狠的瞪着我,“夏雨,你什么意思?!离婚协议都签了,你还想赖着不走?!”

“你还知道离婚协议签了?我都让你满意了!你为什么还要将照片发到网上!”

叶子风听到我的话,似是也觉得自己过分了,气势一下子弱了几分。

我趁机一掌推开他,直接去书房找我的手稿。

叶子风立即又跟了上来,气势汹汹的朝我吼:“夏雨,谁允许你进我家乱翻东西的!”

“我找我的设计稿,找到就走。”我一心想着我的设计稿,头也没回。

结果我找遍了整个书房也没有找到。

我明明记得手稿放在家里的,难道被叶子风拿去了?

胸口仿佛有把火在烧,我猛然回头,咬牙切齿的瞪向他:“叶子风,我的画稿呢?!”

“我哪知道你的画稿在哪!夏雨,你找也找了,再不出去,我可要报警了!”

叶子风说完,掏出手机,冷眼看着我。

我看着叶子风绝情的嘴脸,失控的上前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摇晃,“你怎么会不知道?!这里平时就我们两个人…”

我还没说完,女人娇媚的声音在书房外响起,“亲爱的,吹风机在哪?”

这是……小三在屋子里!

我顿时如遭雷劈,浑身狠狠一颤……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她是谁!

未完

   神秘小三的真面目要被揭开了,我会用什么手段来报复这对狗男女?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举报 | 1楼 回复